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社工园地
家庭治疗的理论与实践
时间:2015/2/9 10:38:46 浏览次数:1434

? ? ? ??一、概??

?家庭治疗的基本观点在于家庭治疗师认为,没有一个人或一件事是独立存在的,某 个人的病症意味着他同周围的大系统(家庭、社区、社会)的互动出现了障碍。在个别心理咨询和治疗中所谓的当事人,是整个家庭功能失调的表征者。家庭治疗的主要流派有多世代家庭治疗、结构家庭治疗、系统家庭治疗、策略家庭治疗、经验/人本家庭治疗、社会建构主义家庭治疗。在实际的治疗当中,往往是多种流派技术和方法的综合运用。

家庭治疗发展至今,其临床效果已经得到了一定的认可。但是,对于该理论中的核心概念的实证性研究仍较为欠缺,依然处于思辨观察层面,须深入研究证实,才能使其上升到科学实证的高度。这个问题并非家庭治疗所特有,而是所有心理治疗和咨询理论在建立其科学体系和推广发展的过程中所共同面临的。因而,将家庭治疗这一先进的方法引入中国心理治疗和咨询领域之时,我们首先要了解其理论和概念的科学性。

家庭治疗之核心在于系统观。家庭治疗师认为,把某个人的病症看成是他个人的问题是不妥当的。其症状意味着他同周围的大系统(家庭、社区、社会)的互动出现了障碍。他只是家庭症状的体现者。有的治疗师认为带症状者的症状出现的原因是为了维护家庭原有的平衡,或是转移矛盾,转移家庭成员的注意点,是一种保护措施。也有治疗师认为,带症状者的行为是对家庭压力所做的反应,而不是维持家庭平衡的保护措施。家庭治疗系统观持交互决定论,并认为治疗师在治疗过程中处于家庭之中,而不是独立于家庭系统之外。也就是说个人的行为或心理出现问题往往是由于其家庭内部出现问题所致,个人问题只是家庭系统出现故障的一个外在表现,在个人问题的背后通常蕴藏着更为严重的家庭问题。因此,要想有效并彻底地解决个人问题,不能仅从个人身上寻找原因和方法,而因以家庭整体作为治疗对象,从家庭整体的角度去理解个人,找到个人问题的真正症结,通过对家庭内部系统的调整和改善来达到对个人问题的治疗。

二、家庭治疗各流派观点及评价

(一)结构派家庭治疗

1、主要观点

结构派家庭治疗核心概念是家庭结构(family structure)、次系统(subsystem)和边界(boundary)。 家庭结构就是指家庭成员之间的亲疏程度和家庭联盟。在一些功能不良的家庭结构中,可能存在着像母亲与孩子联盟,父亲被孤立的家庭结构。这样的结构就导致了夫妻次系统的功能不健全。在教育子女方面就会失调,教育子女是夫妻双方的事。但若母亲和子女形成联盟,子女不听父亲的话,这样的家庭互动模式会带来子女在受教育方面的缺失。也使家庭中夫妻子系统边界不清。结构家庭治疗具有简洁和实用两大特征,似乎也较切合中国文化下的家庭背景。

2、评价

20世纪70年代,米纽钦的结构理论成为在家庭领域中最广泛应用的概念化模型。结构理论因其简单、全面和实用而广泛流行,基本的概念,如界限、次系统、联盟等.是很容易掌握和应用的。他们重视个体、家庭和社会背景,并且提供了一个清晰地组织框架来理解家庭和对家庭进行治疗。他的治疗理念在当时对于许多家庭治疗师的实务工作产生了重大的冲击。

(二)多世代家庭治疗的基本理论 ?

1、主要观点

创始者博文(Bowen)认为,慢性焦虑是所有病症的主导原因,无论是精神分裂、癌症或厌食症。相对应的对策以及预防药就是“区隔化”。这里的区隔化指的是一种能够维持自身的独立完整同时隶属于家庭的或其他群体的两种驱力间的平衡。区隔化低的人情绪融合度高,也就是说容易受他人情绪的影响。人们倾向于找与自己区隔化程度相似的伴侣。当焦虑程度增大时,区隔化程度比较低的夫妻就容易互相影响,增大彼此的焦虑感。他们会寻找各种途径来降低紧张和潜在的威胁。其中最典型的就是把第三个人牵扯进来,形成三角关系。如一对夫妻的矛盾未解决,可能不去直面自己的矛盾。而是把注意力和焦点转移到照顾子女上。? 多世代传承是博文独特的一个观点。认为不良的情绪系统是几代延续下来的。博文的家庭治疗至少要了解三代的家庭关系。并绘制出家谱图,提供进一步的分析。

2、评价:

博文提出的跨代传承理论在家庭治疗史上是个跨越性进步,把研究对象扩展到祖父母家庭,这样不但打破了关注个人内心精神世界的个体治疗模式,也不局限于核心家庭治疗模式,为家庭治疗的研究和发展提供了更广阔的视角,对以后的系统家庭治疗发展如结构派、策略派家庭治疗提供了很好的借鉴。

博文方法的可能的缺点是过于集中于个体与他们的扩展家庭的关系。这可能忽视了直接作用于核心家庭的工作理论。在很多案例中博文解决问题的方法是同一个家庭中的每一个人在一起,鼓励他们面对他们的冲突,帮助家庭成员认识到他们应该作什么并指导他们相互理解。然而博文的方法是鼓励治疗师每次只与一个家庭成员交谈,这就忽视了家庭动力机制。

(三)系统派家庭治疗

1、主要观点

系统派的治疗特色是“反矛盾”(counter paradox )。治疗师不但警告家庭不要过早改变,甚至还会扩大家庭成员间的矛盾和差异。使家庭成员在高压的情况下不得不寻找解决的办法。????

系统派的家庭治疗的工作模式是以团队的形式开展。

首先是假设形成(hesizing)阶段。这是一个关于家庭系统或关系的陈述。治疗师在同家庭会谈之前,通过与团队成员的讨论,提出导致家庭问题的可能成因。这就像一张关于家庭问题的地图,给治疗师指引一个方向去询问各种问题,并用收集到的信息去证实、修改或推翻假设。

第二,要注意循环性。也就是说家庭互动模式不是线性的因果序列,而是由互为因果的反馈链构成的。相对应的技术就是循环提问(circular questioning)。这一技术反应了米兰派系统性的理论假设。治疗师通过提问发掘不同家庭成员对于某些事件或关系在观点上的差异,因而所关注的是家庭的关系,而非个人症状。

第三,保持中立(neutrality)。是指治疗师努力与所有家庭成员维持联盟,避免陷入家庭的联合与同盟之中。

2、评价:

1) 超前性: 将循环因果论、 整体健康观、 心身统 一论临床操作化, 具体实践新医学模式, 克服现代医学的过分技术化、非人性化弊端。

2) 现实性: 人类困境、 难题、 矛盾有跨文化相似 性, 东西方的功能不良家庭大同小异。 描述性概念及干预措施有普遍性,可用于中国。

(四)策略派家庭治疗

1、主要观点

之所以称之为“策略派”,是因为这一流派的治疗师认为,问题本身是真实存在的,必须由治疗师提出一套策略来加以解决。所以,只要治疗师用他的指导者和权威的姿态,下达指令,要求家庭执行新的互动关系,问题就会改变。显然,在这里,治疗师是掌控全局的,并对家庭的改变负有全部的责任。

策略派治疗师可以清晰地把治疗过程分为四个阶段:

1)、关系建立阶段—目标在于让家庭感到轻松。治疗师力图与所有涉及问题的家庭成员建立起融洽的关系。

2)、问题探求阶段—目标在于探讨家庭寻求帮助的原因。治疗师会询问每个成员对问题的感觉和看法。提出的问题例如:“你们最迫切需要处理的问题是什么?:“为什么选择这个时候来?;“你们觉得或希望你们的家庭往哪些方向变化”:“你们每个人希望做哪些方面的改变?”等等。

3)、家庭互动阶段—在治疗师在场的情况下,家庭成员讨论他们之间的问题。此时,治疗师会特别注意行为的发生过程,权利斗争,层级结构,沟通模式,以及家庭中小团体的形成过程。治疗师的目标在于确认哪些可能的策略可供在未来的治疗回合中使用。

4)、目标设定阶段—指治疗师与家庭共同确认问题的特性。通常会拟订出一份合同,内容包括治疗的目标和一步一步的治疗方式,这能使家庭成员持续地评估自己在达成这些目标上的进展情况如何。

他们提出的一个重要的技术是“重新框视”(refraining )—当问题行为根深蒂固时,可以从新的角度来重新解释此种行为。这背后的假设是,对某种行为给予新的意义,可能会产生出另一种行为来迎合新的解释。他可以帮助家庭成员从不同的角度来看待问题行为,使得一些顽固的问题行为也变得可以理解和接受。“重新框视”的深层意义在于,其不仅会改变行为的意义,而且往往还能使家庭进一步了解到互动关系中其它层面的意义。“重新框视”己被许多其它流派所借用。

2、评价:

策略家庭治疗为家庭治疗领域提供了是一个新概念:聚焦于过程、形式和沟通的影响,而不是聚焦于内容。策略治疗师更关注行为的变化,而不是观念和理解,渐渐的,他们发展更多的技术,而不是理论。策略治疗的主要特征是设计多种多样的策略来解决问题,他们的理论相比较学院派和学术派的理论显得更简单、实用。策略治疗在80年代达到了顶峰。他们具有理性、指导性和系统性,而当时有很多流派的家庭治疗师往往会被卷进家庭的情绪中,这就显出了策略派的高明。然而,几年之后,开始出现对策略治疗的批评,说它的操作性太强。确实在那个时候,策略治疗师对家庭系统的权力有夸大之嫌。

(五)社会建构主义家庭治疗 ?????

1、主要观点

社会建构主义家庭治疗的观点是:治疗师也是被治疗的家庭系统中的一部分,因而,治疗是并不能客观的观察这个系统。所以,治疗师同任何一个家庭成员一样,都不可能揭示家庭的“现实”,大家都是依据自己对家庭的假设来看待家庭以及家庭中的问题。一个家庭有几个成员,就将有几重“事实”,绝不可能有一个统一的“事实”。

在这一理论背景下,治疗师将不再是一个外来的专家。他们的任务不是去指导或操纵家庭,使之符合治疗师设想的样子,而是和家庭团结成一个治疗师—家庭观察系统,双方平等地进行对话,一起检视治疗师以及各成员对于家庭问题所赋予的意义,并“共同构建”出新的意义。

2、评价:社会建构主义是家庭治疗最新的几种取向中最具代表性的一个流派。它反映了第二序人工头脑学的观点。也就是说,知识是相对的,并依赖于脉络之中。我们的信念系统仅仅反映出我对于这个世界所做出的“社会建构”,而非“真实”的真理。

有批评家指出,通过强调认知维度的个体和他们的经验,社会建构主义者背离家庭治疗的一些既定的顿悟,即家庭是运作的复杂整体且心理症状常常是家庭冲突的结果。我们的经验和自我身份部分是由言语构建出来的,但只是部分而已。如果社会建构主义过于忽略系统理论的顿悟和忽视家庭冲突,那么社会建构主义就与家庭治疗毫无关联。

(六)萨提亚家庭治疗模式

1、主要观点


发展历史与代表人物同其它的家庭治疗流派一样,结构式家庭治疗起源于现实的需要以及新理论的影响。对结构式家庭治疗的产生起主要影响的方法论是系统论和控制论,同时还吸收借鉴了社会学中的结构功能理论和心理学中的依恋理论。当然这些理论也对整个家庭治疗的产生与发展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结构式家庭治疗的创立和发展,与米纽钦极具个人魅力的人格,以及无与伦比的技术大师身份有着密切的关系,甚至有人怀疑结构式家庭治疗的流行是其流派特点所致,还是米纽钦的个人魅力所为。因此,介绍结构式家庭治疗的发展历史,还需从米纽钦的个人发展经历谈起。米纽钦1921年出生于阿根廷的一个叫圣·萨瓦多的小镇,其中四分之一是犹太人。父母都是有着犹太人血统的俄罗斯移民,父亲经营一家杂货店。他从小生活在一个犹太人的大家族里,受犹太人生活方式的影响下长大成人。米纽钦是家中老大,有一个妹妹和弟弟。在米纽钦眼里,父亲是慈祥、公正但有距离感的人,母亲是一个始终陪伴着孩子并保护和约束他们的人。家规很严谨,父亲是家庭主要的经济来源,母亲则是主要的照顾者。父母亲分别统治不同的世界,他们的相处之道在于彼此互相需要和支持。1940年,米纽钦离开家庭开始读医学院,大学第四年,因参加学生运动被捕入狱三个月。这段经历对他影响很大,使他开始注意制度的不公性,这也成为他日后工作的动力来源之一。大学毕业后,米纽钦在一医院的儿科当一名住院医生,并修医学心理学的课程。1948年,以色列建国后,米纽钦受社会目的的感召,从阿根廷远赴以色列自愿在军队当18个月的军医1950年,阿以战争结束后不久,他来到美国芝加哥学习儿童精神病学,打算以后回到以色列当一名儿童精神科医生。在此期间他得到了家庭治疗的先驱者之一纳森

阿克曼是一位精神分析取向的儿童精神病学家,这段时期的学习对他将来的治疗家庭理论形成有着重要的影响。完成培训后,1952年米纽钦同新婚不久的太太一同移居以色列,帮助那些在纳粹大屠杀中幸免于难的欧洲孤儿,也治疗来自印度、也门、伊朗和摩洛哥的儿童。在那时,他开始深刻地体会到家庭对儿童的影响力,并产生了对家庭治疗浓厚的兴趣。?1954年,米纽钦再次回到美国,在纽约心理分析中心(William?Alanson?White)开始接受精神分析的训练,同时学习了沙利文的人际精神病学,并被霍妮、弗洛姆、埃里克森等文化精神分析学说深深地吸引住。?之后米纽钦来到了纽约郊区的威尔特维克(Wilmont)男子学校,一所专门收留犯罪青少年的学校做一名住校精神科医生。在那里,他和同事们主要处理来自纽约贫民窟或黑人和拉丁美洲移民中贫困家庭的青少年心理和行为问题。1959年,米纽钦受到D.?杰克逊(Don?Jackson)的一篇文章的启发,开始把注意力转向儿童个体之外,去检查和分析他们的家庭背景。他发现这些儿童的家庭,通常有多重问题和分离的家庭结构,同时他还关注在贫困环境下的生活经历是如何影响家庭功能的。?

于是,米纽钦和同事们决定同时与这些青少年和他们的家庭一起会谈,寻找通过改变家庭人际背景来解决青少年行为问题的治疗方法,他们开始称自己为家庭治疗师。他们设计了一间有单向玻璃的治疗室,轮流观察彼此的工作过程。米纽钦是第一个提倡使用单向玻璃对治疗过程进行观察的人,他开创了家庭治疗现场督导的先河,这一技术对后来的心理治疗师的培训和督导有着积极的促进作用。?

米纽钦在威尔特维克工作了8年,他的这段经历使他意识到家庭的结构性特点和家庭成员之间等级形式的重要性,这为结构家庭治疗理论奠定了基础。在此期间他形成了很多极具独创性的行为取向的技术,以治疗处于弱势地位的贫困家庭。其成果由《贫民窟家庭》(Families?of?the?Slums)一书来具体体现。而这本书的出版,标志着结构式家庭治疗开始形成,并使米纽钦在家庭治疗领域内受到广泛关注和敬重。?1965年,米纽钦受邀担任费城儿童指导中心主任一职。在那里,他将自己在威尔特维克男子学校里,主要从低收入的破裂家庭和移民家庭中获得的经验,应用于相对完整的白人和中产阶级家庭,进一步发展了自己的理论和实践,这为结构式家庭治疗的建立奠定了重要的基础。?

??? 在费城期间,为了培训一些没有相关专业学位,但有心理治疗禀赋的人来从事家庭治疗事业,米纽钦从威尔特维克请来了过去的同事布劳里欧·蒙塔佛(Braulio?Montalvo),还从着名的家庭治疗中心帕罗·阿尔托(Palo?Alto)请来了J·哈利(Jay?Haley),来帮助他一起完成培训任务。蒙塔佛是一位有社工背景的杰出的家庭治疗大师,米纽钦非常敬重他,称他为对自己影响最大的老师。蒙塔佛还是一位杰出的家庭治疗培训导师。他对家庭治疗师的督导过程进行了许多革新,提出了现场督导技术,并培训了许多家庭治疗师。哈利则是策略式家庭治疗的创始人,也是家庭治疗界大师级的人物。他们两人的加入对米纽钦完成结构式家庭治疗的理论构建和技术形成,起到重要的作用。有趣的是他们的成果常常是在三个人一起往返诊所的路上,将各自的经验和观点相互碰撞和融合而成的。?一位精神分析取向的儿童精神病学家,这段时期的学习对他将来的治疗家庭理论形成有着重要的影响。完成培训后,1952年米纽钦同新婚不久的太太一同移居以色列,帮助那些在纳粹大屠杀中幸免于难的欧洲孤儿,也治疗来自印度、也门、伊朗和摩洛哥的儿童。在那时,他开始深刻地体会到家庭对儿童的影响力,并产生了对家庭治疗浓厚的兴趣。?

1954年,米纽钦再次回到美国,在纽约心理分析中心(William?Alanson?White)开始接受精神分析的训练,同时学习了沙利文的人际精神病学,并被霍妮、弗洛姆、埃里克森等文化精神分析学说深深地吸引住。?之后米纽钦来到了纽约郊区的威尔特维克(Wiltwych)男子学校,一所专门收留犯罪青少年的学校做一名住校精神科医生。在那里,他和同事们主要处理来自纽约贫民窟或黑人和拉丁美洲移民中贫困家庭的青少年心理和行为问题。1959年,米纽钦受到D.?杰克逊(Don?Jackson)的一篇文章的启发,开始把注意力转向儿童个体之外,去检查和分析他们的家庭背景。他发现这些儿童的家庭,通常有多重问题和分离的家庭结构,同时他还关注在贫困环境下的生活经历是如何影响家庭功能的。?

?在米纽钦大胆和创造性的领导下,费城儿童指导中心很快从开始仅有十名职员的小诊所,发展为有三百多名职员,并变为宾夕法尼亚大学儿童医院的附属机构。费城儿童指导中心成为全世界家庭治疗运动中最杰出的中心之一,成千上万的家庭治疗师在那里进行结构式家庭治疗的培训。? 1974年,米纽钦将其在费城儿童指导中心十年的实践经验进行总结,出版了家庭治疗历史上最畅销的经典之作——《家庭与家庭治疗》(Family?and?Family?therapy)。该书详细阐述了结构式家庭治疗的基本理论、概念和治疗方法,这也是米纽钦的第二部家庭治疗专着。此书的出版则标志着结构式家庭治疗流派已发展到成熟阶段。该流派的简明、实用的治疗理念很快被广泛接受和传播,于是结构式家庭治疗成为当时世界上最流行的家庭治疗学派。米纽钦也成为家庭治疗领域的领军人物之一。?1981年,米纽钦离开费城,在纽约建立了自己的家庭治疗中心,继续他的家庭治疗临床实践和教学工作,并完成了一系列有关家庭治疗着作的写作。其中有两部代表性的着作,一部是1978年与罗斯曼和贝克尔合写的《心身症患者家庭》(Psychosomatic?Families,该书研究了躯体症状与家庭结构的关系,并运用结构式家庭治疗来治疗心身症状,证实有良好的效果。一部是1981年与费施曼合着的《家庭治疗技术》(Family?Therapy?Techniques,再一次精辟地阐述了结构式家庭治疗的技术。这两部书进一步确立了结构式家庭治疗在家庭治疗领域的地位和影响力。?

到了晚年米纽钦想写一本总结性的着作,2007年,他与尼克尔和李维榕合写了《家庭与夫妻治疗:案例与分析》(Assessing?Families?and?Couples:?From?Symptom?to?System)。该书囊括了他几十年临床经验的精华,首次提出了家庭与夫妻治疗的四步模式,引起了家庭治疗界的广泛关注和赞赏。于此同时,米纽钦还在世界各地培训了大量的家庭治疗工作者。留着花白的小胡子,戴着黑边眼镜,操着浓重的西班牙味口音,在全世界的专业人士面前,演示他那激动人心的技术。?

1996年,米纽钦退休后定居波士顿,为了表达对他为家庭治疗发展所做出贡献的敬重,位于纽约的中心更名为米纽钦家庭治疗中心。虽然退休了,他依然全心关注着家庭治疗的发展变化,身体力行地奉献着自己的智慧。20019月,米纽钦以80岁高龄亲临北京,为中国首届结构式家庭治疗高级培训班的学员进行了培训,他那超凡的个人魅力和行云流水般的治疗技术,震撼了现场每一位观摩者的心。?

目前纽约米纽钦家庭治疗中心拥有一群卓越的结构式家庭治疗专家和培训讲师,他们包括:格尼约威赤(Emma?Visiogenic)、格林尼恩(David?Greenspan)、西蒙(George?Simon)和李维榕。他们杰出的工作使结构式家庭治疗在家庭治疗领域中依然保持着领先的地位。?

中国地区结构式家庭治疗的发展,开始于1993年李维榕在香港讲授结构式家庭治疗。1996年,米纽钦来香港成立了香港家庭研究所。台湾也于20世纪90年代开展了结构式家庭治疗。2000年李维榕开始在中国大陆讲授并推广结构式家庭治疗。2001年秋天,李维榕陪伴米纽钦来北京讲授结构式家庭治疗。目前由纽约米纽钦家庭治疗中心授权,李维榕牵头负责主讲的结构式家庭治疗三年六期的培训班,已经成功举办了两届,为中国大陆地区培养了一批结构式家庭治疗的骨干力量。2009年底在深圳开始了第三届的培训。?由于结构式家庭治疗模式的理念比较符合中国文化传统的家庭特点



(二)鲍恩家庭治疗模式

????????? 20世纪40年代末,鲍恩在做精神科医生时,开始对家庭发生兴趣并将注意力转向精神分裂症,在其到国家心理健康中心工作时,他开始对精神分裂症患者及其所有家庭成员进行研究。问题的核心是依附焦虑这是由焦虑造成的病态紧密关系。其中他观察到这些家庭中许多和精神病家庭类似的作用机制。由此他确认从正常家庭到精神病家庭之间的变化是连续的,但是所有家庭从情绪融合到分化的程度不太相同。鲍文最初是精神分析取向的治疗师,后来成为家庭系统理论的奠基人。在精神科临床工作中,他对家庭关系的作用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在深入研究精神分裂症患者家庭的基础上,结合系统理论,他提出了家庭系统理论,并逐步完善。他认为们情感困扰的产生与维持源自于个人与他人的关系联结。家庭成员在思想,情感与行为上都与家庭系统存在关联。家庭的主要问题是情感融合,主要任务是自我分化。情感融合表现为家庭成员间情感的过度联系,它和家庭功能失调有着直接的关系。自我分化则是家庭成员健康成长的目标。另外,他非常重视家庭成员代际间的影响。上一代没有解决的问题会传到下一代,即多代传承。当然,家庭的这个情感系统也是自然系统的一部分这个概念是指家庭的情感过程是通过多代传承的。多代的情感过程是固着于情感系统的,它包括从一代传递给下一代的有主观决定的态度、价值观和信念。

?

多代传承的假设是指今天所观察到的关系类型和四、五百年前的关系类型基本上是一致的,甚至可以回溯到这个家庭的更远的祖先。也就是说在一代中表现出的家庭问题的方式对于下一代有预测的作用。虽然我们试图对我们的传承做出反抗,但是它依旧紧紧地附着在我们身上。

?

根据多代传承的理论,如果家庭中的孩子出现问题,那么问题不应该只归因于孩子,同样父母也不应该单单成为受指责的人,问题是多代传承的结果,在这个传承中所有的家庭成员都是参与者和反应者。这一点对系统家庭治疗是极为重要的,治疗师不是要发现谁是问题的罪魁祸首,而是要发现家庭中反复出现的问题是什么以及重复出现的是哪些特征性的关系,以便从这些关系入手展开治疗。

?

由于家庭中的问题有着多代传承的特征,为了对多代的家庭特征进行评估,Bowen引进了家谱图这种技术。家谱图作为一种实用性的工具有利于我们更好地理解家庭的特征。标准的家谱图有希望成为追踪家庭历史和关系的一种通用的语言。家谱图已经在家庭治疗师、家庭医生、健康保健的提供者中广泛应用。同时,针对祖先传承下来的症状,跨代心理治疗(Transgenerational Psychotherapy)为家庭治疗的一个分支已经有了成熟的发展。

?

系统家庭治疗最为重要的目标是改善自我的分化,包括认识到自我对于他人的敏感性,以及伴随这些敏感性所产生的自动化的情感和行为。经典系统家庭治疗流派的治疗师认为了解系统家庭的运作比具体的治疗技术重要的多,他们通过提问使家庭成员的情感反应速度下降,进而减轻焦虑,开始思考;家庭成员不再去关注他人是怎样使自己不愉快,而是将关注点转向作为参与者的他们是怎样卷入这种人际模式的。 国内有关系统家庭治疗的文献更多的是强调治疗技术,例如一些提问方式,循环提问,差异性提问等;家庭的角色互换等,这些技巧多是建立在Batson等人的系统论和控制论基础上的。Batson的理论也是系统流派的分支之一,但是Bowen理论在系统流派中却是不容忽视的。在介绍经典的家庭治疗流派的书中,Bowen的系统理论流派是排在第一位的。

?

相对于其它家庭疗法而言,一些初学者会觉得Bowen的疗法不具有可操作性,不易掌握。但是必须了解的是Bowen本人不是很强调技巧,真正经典的系统家庭治疗的精髓还是基于Bowen的系统家庭的基本概念。Bowen比之其它家庭理论提供了更为宽泛的视角,是其它家庭疗法的基础。在中国这种重视家族观念的国家中,Bowen系统理论会有着更为强大的生命力和更为广阔的应用。

?

?

?

?

?

?

?

?

(三)策略派家庭治疗模式

??? 模型策略派家庭治疗以短程快速治疗和治疗灵活见长,同时很注意使用二级控制的悖论技术等等构成转化。

米兰家庭治疗是策略性家庭治疗在意大利发展出来的一个着名学派,也就是米兰小组。他们的治疗方式是使用镜子小组和治疗师配合进行工作,兼临床治疗、学习训练、资源提供的多个面向。是国际上目前最着名和流行的家庭治疗方式。

MRI模型 策略派家庭治疗代表人物 JaY Haley & Cloe Madanes 案例JaY Haley Cloe Madanes

Jay Haley一直有些像是一个圈外人。他进入这个领域,但是没有临床执业资格证,在1962年, Bateson的项目遣散后,他加入了MRI,在MRI一直待到1967年,然后,他在费城儿童临床指导中心与 Salvador Minuchin联合,正是在那里Haley开始感兴趣于训练和督导。在这个领域中,他作出了最大的贡献 (Haley1996)1976年,Haley 搬到华盛顿DC。在那里他与Cloe Madanes一起建立了家庭治疗研究所。

Madanes是这个领域中最有创造性的治疗师,她早先也在MRI和费城儿童临床指导中心工作。1995 年,Haley离开了华盛顿DC的家庭治疗研究所到圣地亚哥。在那里他教书、办工作坊,并且继续制作一些家庭治疗领域中最具创造性的训练影片。

Haley和Madanes就扮演了这样的灯塔角色,以至于他们的名字常常遮盖了那些追随 他们足迹的后人。在科罗拉多州,James Keim发展了一个创造性的方法来对有抵触情绪的儿童进行治疗,巧妙性地延续了Haley-Madanes传统。关于这个模型,其他着名的实践者包括密歇根州的Jerome Price,他的专长是给困难青少年进行家庭治疗。

Haley相信,如果想很好地结束治疗,那么就必须有一个恰当的开始。因此,他将大部分精力放在治疗开始的进行过程中。不管谁是病人,Haley在开始都要与整个家庭会面,或者是与尽可能多的家庭成员会面。

初始会面的方法包括四个阶段:社交阶段、问题阶段、交互作用阶段,最后是目标设定阶段。

在来进行治疗时,家庭通常有防御性。家庭成员可能不知道要期望什么,他们也许担心治疗师会因为他们存在这样的问题而责备他们。因此,Haley利用第一次会面的最初几分钟帮助每个人放松。他会欢迎每个家庭成员的到来,并且在会谈期间确保他们都很舒适。他就像一个主人,确保每个客人都感到主人非常欢迎自己。

在社交阶段后,接下来进入问题阶段。在问题阶段,Haley静下心来做自己要做的事情,他询问每个人对问题的看法。因为相对父亲来说,母亲通常处于中心地位,所以Haley通常建议让父亲先说,以增加父亲对治疗的卷入程度。这是策略性的。

Haley非常仔细地倾听每个家庭成员用自己的方式对问题进行的描述。此时,要确保每个人话没有说完以前不被他人所打扰。在这个阶段中,Haley在寻找三角关系和等级的线索,但是他避免对这些观察结果进行任何的评论,因为这样做会让家庭产生防御心理。一旦每个人都有机会说话后,Haley 鼓励他们去讨论成员之间的意见,即进入了交互作用阶段。在其中,治疗师不仅倾听,也观察围绕问题而进行的信息交换。在他们谈论时,Haley在寻找家庭成员之间对抗其他人的联盟。等级是怎样起作用的?父母站在一起还是相互拆台?在这个阶段过程中,治疗师就像一个人类学家,试图去发现家庭运作的模式。

有时候Haley通过给家庭布置一个任务来结束第一次会面。在接下来的会面中,指导扮演了一个中心的角色。有效的指导通常不是以简单建议的形式呈现,简单的建议几乎对治疗没有帮助,因为问题通常由于某种原因而持续存在。

?

下面的两个任务来自Haley的《问题解决治疗》。一对夫妇彼此都没有对对方的挚爱,治疗师教他们做出一些挚爱的行为,为的是“教他们的孩子怎样表达自己的情感”。在另一个个案中,妈妈不能控制他12岁的儿子,她决定将儿子送到军校。Haley暗示到,因为儿子不知道军校的生活有多么艰辛,对于妈妈来说帮助儿子做一些准备可能是一个好主意。他们都同意这样。Haley指导这位妈妈教儿子怎样立正,有礼貌,每天早上很早起床整理床铺。他们两个都遵循这些指导,就像玩游戏一样,妈妈就像军官,儿子就像士兵。两个星期以后,儿子的行为非常好,以至于最后他的妈妈感到没有必要将他送到军校去了。

Madanes观察到,如果以玩的形式进行,人们常会做一些他们在常规情境下不会做的事。 Madanes(1981)利用这个观察结果发展了整个假装技术系列。其中的一个这样的策略就是让一个有症状的儿童假装表现出症状,并且鼓励父母假装帮助他表现症状。这个技术的原理在于:既然这个孩子可以假装出症状来进行同样的家庭功能,那么他就可以放弃真正的症状 。

Haley的治疗中还有一种称为“严格意志考验”的处方,Haley认为,开严格意志考验的处方是为了使症状表现比其实际情况更麻烦。他认为,“如果我们创设要求,使一个人表现出症状比放弃症状更加困难,那么他将会放弃症状。”例如,如果一个来访者在白天表现出症状,那么他就要在半夜起床,并且努力地练习症状。另一个例子就是来访者在每次症状发生的时候,就要在与他关系不好的人面前表现症状;例如,岳母或是前妻。

Haley也利用严格意志考验来重组家庭。例如,一个16岁男孩将各种东西放在自己背上,然后再起身将东西全部洒落在地上,留下混乱的局面让继母来收拾。Haley规定,在每次如此的插曲之后,父亲将儿子带到后院,然后让孩子挖一个深、宽相同的洞,将他放在后背,地所有东西埋在里面。在这样做几周后,来访家庭报告说儿子的症状停止了。父亲陪伴儿子的时间越来越多,继母与父亲的关系更亲密。

Haley和Madanes的疗法在经过了一些治疗者的修改后,现在被称为人道主义策略法,这种新方法仍然包括给予指导,但是他们现在更多地定位于增加家庭成员的交往能力与爱的能力,而不是获取对别人的控制。这表现出了一个主要的改变,并且这个改变朝向寻找增加家庭和谐的方法。

?

Madanes 运用假装技术的两个案例

案例一

在这个个案中,妈妈来寻求治疗帮助,因为她10岁的儿子害怕夜晚。Madanes怀疑妈妈过于关注她的儿子。她很穷,只会讲一点英语,并且两度失去丈夫。因为孩子害怕黑夜,治疗师让所有的家庭成员都来描述他们的梦,发现只有妈妈和儿子做噩梦。在妈妈的噩梦中,有一个人闯入了家中。在儿子的梦中,他被一个女巫袭击。Madanes问妈妈,在儿子做噩梦以后,她做了些什么事情,她说她让儿子钻回被窝,然后让他向上帝祈祷,她认为他的噩梦是魔鬼在作怪。

Madanes推测,儿子的噩梦是对妈妈的恐惧进行的隐喻性的表达,也是一种试图帮助她的尝试:只要儿子一害怕,妈妈就必须坚强起来。不幸的是,由于妈妈试图去保护儿子,与儿子谈论上帝和魔鬼,这就更进一步地让儿子感到害怕。因此,妈妈和儿子的相互帮助都是无效的。

治疗师告诉家庭成员,让他们假装他们现在在家,妈妈担心有人闯人家中,让儿子保护母亲。通过这种假装的方式,妈妈假装需要儿子的帮助,而不是真正需要儿子的帮助。在刚开始时,这个家庭很难扮演这个场景,因为在儿子帮助母亲之前,母亲就已经出手攻击那个假想的强盗了。从而她传达了这样一个信息——她能够照顾好自己,不需要儿子的保护。然后他们正确扮演了这个场景,在其中,儿子打败了强盗,然后他们对这个表演进行讨论。妈妈解释说表演她那部分很难,因为她是一个能干的人,她可以保护好自己。Madanes给他们布置了家庭作业,要求他们在一周中,每天晚上都要重复表演这个剧本。如果儿子在睡梦中尖叫,妈妈要叫醒他,然后表演那个场景。治疗师告诉他们这样做很重要,不管有多晚,不管他们有多疲倦,都必须这样做。这个干预方法十分有效,很快这个儿子就不怕黑夜了。

案例二

在第二个个案中,妈妈为其5岁的儿子寻求治疗帮助,因为他不能控制自己的脾气。在和家庭进行了几分钟的谈话后,Madanes让这个男孩假装发脾气给她看看他发脾气时是什么样子。“好的。”他说,“我是令人难以置信的巨人!”他喘着粗气,肌肉收缩,做鬼脸,尖叫并且踢家具。Madanes让妈妈假装做平时她处于这种情境下所做的事情。此时,妈妈用一种微弱而无效的方式告诉儿子,让他冷静。她假装送他去另一个房间,就像她在家中做的一样。另外,Madanes还问妈妈,儿子的表演是否恰当,她说是的。Madanes让儿子再表演脾气失控的情境。这次他假装自己是科学怪人弗兰斯坦,姿势僵硬,并且愁眉苦脸。然后Madanes与男孩谈论了这两次表演,对妈妈说祝贺她抚育了这样一个充满想像力的孩子。接下来,治疗师告诉妈妈和儿子假装在妈妈让儿子进他自己房间时,儿子发脾气。治疗师告诉儿子让他表演,“令人难以置信的巨人”,并且制造出许多噪音。然后让他们假装关上门,拥抱并亲吻。Madanes指导妈妈假装发脾气,然后儿子过来拥抱并亲吻妈妈。接下来,Madanes让妈妈和儿子在儿子每天早上上学之前和每天下午放学之后表演这两个场景。在每次表演后,如果儿子做得很好,妈妈就给儿子牛奶和饼干作为奖励。这样,妈妈就从一个无助的位置转向了一个权威的位置,在这个位置中她控制了对儿子虚构的表演的奖赏。在下一周,妈妈打电话来说他们没有必要进行治疗了,因为儿子的表现很好,没有再发脾气。

人道主义策略法的一个典型例子就是JamesKeim对叛逆儿童进行的工作。开始Keim安慰焦虑的父母,让他们不要去责备他们孩子的反抗。接下来他解释道,父母的权威具有两面性——控制和养育。为了在避免权力斗争的同时,强化父母的权威,Keim鼓励他们在一定时间内将注意力集中在共情与支持上。父母用理解的口吻来安慰孩子,会产生和告诉孩子该做什么一样的效果。在做出这样的进步后特别是打破这种模式后,孩子会冷静下来。在这种模式中,叛逆儿童通过与父母所说的所有话进行争论采在家中控制家庭的心境。Keim对父母进行训练,训练他们设定规则和强行实施规则。

?(四)经验性家庭治疗

经验性家庭治疗发端于心理学中的人本主义思潮,受表达性治疗的启发,强调了及时的、此时此地经验的作用。家庭治疗早期阶段,从个体治疗和团体治疗中借用了一些技术,当时经验性家庭治疗是很流行的。它从格式塔治疗和会心团体中借用了唤起技术如:角色扮演和情感对质,同时其他的表达性治疗方法如:雕刻和家庭绘画,对艺术和心理剧都产生了深刻的影响。在经验性家庭治疗的流派中,出现了两位巨匠:Carl Whitaker 和Virginia Satir 。Whitaker生长在纽约郊区的奶牛场。农村的隔离既孕育了他特定的腼腆也使得他不拘泥于社会约束。医学院毕业并在妇产科实习之后,他转入精神学领域,并为精神病患者的心灵着迷。不幸———或者是幸运———在1940年代,Whitaker不想依赖精神抑制药物去减弱病人的幻觉想象;相反,他倾听、学习去理解疯狂但不失人性的想法,那些通常大多数人会隐藏起来的想法。

在路易斯维尔大学医学院(the University of Louisville College of Medicine)和Oakridge医院工作后,从1946年一直到1955年,Whitaker担任Emory大学精神病学系系主任一职。面临要将该系变得更加精神分析取向的越来越大的压力,Whitaker及其整班人马(包括Thomas Malone、John Warkentin、Richard Felder)一起辞职,建立了亚特兰大精神病诊所。经验式心理治疗就是以这个团体的形式产生的,这一团体也创作了大量有煽动性和挑战力的文章(Whitaker和Malone,1953)。在1965年,Whitaker去了威斯康星大学的医学院。他在1980年代末退休,四处旅行,在会议和工作坊上广泛传播他的智慧和经验。他于1995年逝世,他的故世是个巨大的损失。Whitaker最着名的助手有两位:August Napier,现在亚特兰大私人开业;David Keith,在锡拉库扎纽约州立大学任教。即使在早期坚定地推动家庭治疗的开创者之间,CarlWhitaker是个相对边缘的人物。他认为有心理困难的人通常疏远了自己的情感,将自己冻结在没有生命的规则之中(Whitaker和Malone,1953)。Whitaker关注人的情感层面。他的《针对荒谬的心理治疗》(Psychotherapy of the Absurd)(Whitaker,1975)融合了温暖的支持和不可预知的情感刺激,设计用来使人们放松,帮助人们接触更深入、更私人的经验。

鉴于Whitaker在个人治疗中运用的创新取向,难怪他会成为最早打破精神病学传统去开始家庭治疗的实验者之一。1943年,他和John Warkentin在田纳西州开始将配偶和孩子纳入病人的治疗。Whitaker同样也最早使用协同治疗(cotherapy),他相信一个支持的伙伴可以帮助治疗师免于自发反应,免于不经思考的反移情

1946年,Whitaker成为Emory大学的精神病学系系主任,在那里他持续针对精神分裂病患者及其家庭进行家庭治疗的实验。在这期间,Whitaker组织了系列会议,最终导致家庭治疗运动的首次大会。自1946年起,Whitaker和同事们开始每两年召开一次会议,观察和讨论彼此的家庭治疗工作。这个团体发现会议相当有用,通过单面镜来相互观察彼此的工作,开始成为家庭治疗会议的一大特点。

1955年,Whitaker辞去了Emory的工作并和Warkentin、Malone、Rich唱ardFelder开设了私人诊所。他和伙伴们在亚特兰大精神病学诊所开创了心理治疗的“经验的”模式,使用一系列煽动性的技巧,结合他们自己的人格特质,治疗家庭、个人、团体和夫妻(Whitaker,1958)。

1965年,Whitaker离开亚特兰大成为威斯康星大学精神病学的教授,他一直在那里工作直至1982年退休。此后,他致力于治疗家庭,并周游世界主持工作坊。1970年代末,Whitaker日渐成熟,为他那“鲁莾行事干预”增添了很多对家庭动力的理解。在这一过程中,那个家庭治疗初期的“野人”变成一位年长的“发言人”。Whitaker于1995年4月辞世,给这一领域留下一片心碎。

家庭治疗运动的初期,Whitaker并不像其他第一代家庭治疗师那么有名。或许这要归因于他的非理论的立场。Jackson、Haley以及Bowen发展出一系列理论概念,容易激起人的兴趣也容易掌握,然而,Whitaker则避开理论,崇尚创新自发性。与同事相比,他的工作就很难被学生接受。然而,他总是得到同行们的尊敬。那些真正理解家庭中发生什么的人能够看出,Whitaker总有些方法去了解他们的疯狂。

因为Whitaker相信压力对于改变是必须的,所以他通过戏弄和面质家庭来制造压力。但看起来,他并没有明显的策略,也没有使用可以预测的技巧,或者正像他所说的,宁愿让潜意识去主宰治疗(Whitaker,1976)。尽管他的工作看来完全是自发的,有时甚至是蛮横的,但总有一个一致的主题:所有他的干预促进了灵活性。他并没有推动家庭向一个特定的方向改变,正如他挑战或哄骗他们开放,变成更加真我,更加团结。

心理学空间

?Whitaker倡导了一种自由的、直觉的方法,目的是打破伪装,解放自我,使每个家庭成员回归真我。他首次把心理治疗运用与家庭中,虽然他曾经被视为独立的,他最中成为这个领域最杰出的治疗师之一。打破旧习,虽然在当时被认为是不可容忍的,然而Whitaker依然因为他在家庭治疗中的成就获得尊重。Virginia Satir是家庭治疗发展中的关键人物之一。维吉尼亚·萨提亚(Virginia Satir1916-1988,港台多译为:萨提亚)是举世知名的心理治疗师和家庭治疗师,也是美国家庭治疗(Family Therapy)发展史上最重要人物之一,她是第一代的家庭治疗师,从五十年代起已居于领导地位,向来被视为家庭治疗的先驱(Goldenberg, 1985),甚至被誉为家庭治疗的哥伦布”(McLendon, 1999),意思是指家庭治疗是由她始创的,可见她在这方面的重大贡献,更因为她的建树良多,她的两所母校威斯康辛大学和芝加哥大学,曾分别颁授荣誉博士学位及对人类杰出的贡献金质奖章给她。[1]

维琴尼亚·萨提亚也被美国着名的《人类行为杂志》(Human Behavior)誉为每个人的家庭治疗大师。她一生致力于探索人与人之间,以及人类本质上的各种问题。她在家庭治疗方面的理念和方法,备受事业人士的尊崇与重视。直到1989年去世之前,萨提亚女士一直热衷于将心理学中丰富而有效的观念深入浅出地介绍给大众。

萨提亚的第一本书《联合家族治疗》(Conjoint Family Therapy)是在1964年出版的,此时,她在家族治疗方面的理念和方法始受到许多专业人士重视,而这本书至今仍是美国各大相关科系的教科书。接着,欧洲各国也接受她的理论。萨提亚的身影自此便经年在世界各国出现,演讲、教学、举行研讨会。每到一处,便为该地留下无尽的热力、希望与爱。一九七零年代,精神医学会发表了一篇全美家族专题报告,列出二十一位最具影响力的治疗师,萨提亚是名单中唯一的女性,且高居首位。

萨提亚之所以受到同行的尊崇,实因她有一套异于传统疗法又相当完整的理论,更有她深具个人魅力的实务运作方法

她相信一种健康的家庭生活包括开放和共同分享感情、感受和爱。她也因为描述出家庭角色而着名,如“拯救者”和“安抚者”她认为家庭角色的功能是约束家庭中的关系。经验性家庭治疗建立于这样的前提:家庭问题的产生原因和影响结果使情感的压力。系统派家庭治疗师从家庭交往模式的角度看症状行为的根源,这些交往模式被看成家庭成员各自的防御投射的阴影下的结果。从这个角度出发,如果家庭成员最初能了解他们真是的感受---恐惧和焦虑,还有希望和愿望,那么在家庭尝试一些积极的改变会更成功。因此经验性家庭治疗从内部入手,帮助个人表达他们真诚的情感,缔造更加真实的家庭纽带。

(五)精神分析家庭治疗

接受精神分析训练的临床医生们是最早从事家庭治疗的,但是当他们开始面对家庭,大多数还是运用系统理论中的深度心理学观点。20世纪80年代中期,家庭治疗师对心理动力学的兴趣有一个复归,主要是客体关系理论和自我心理学。精神分析治疗的关键目的是帮助人们理解他们的基本动机,通过以健康的方式表达这些愿望来解决冲突。弗洛伊德的理论强调性驱力和攻击性冲动,自我心理学聚焦于被欣赏的渴望,客体关系治疗师专心于对安全依恋关系的需要。但是他们有一个共同的信念,如果家庭中的个体理解并开始解决他们自己个人的冲突,就可以帮助配偶和家庭成员更好的相处。精神分析家庭治疗师较少关注团体和他们的交往模式,更多关注个体和他们的感受。以探索这些感受为目的的精神分析理论帮助临床医生理解人们挣扎背后的基本问题。

??? 1.弗洛伊德的内驱力心理学。

??? 在人性深处,性和攻击是驱动力。当孩子们了解到直接表达这些冲动可能受到惩罚时,心理冲突就产生了。产生心理冲突的标志是他体验到了不愉快的情感。焦虑是不满足,同“一个人表现出一定的愿望是要受惩罚的”这样的想法(通常是无意识的)相联系。例如你表达的愤怒可能使得伴侣不再爱你。抑郁也是不满足,以及害怕灾难已经发生的想法(通常是无意识的)。例如你对母亲长期积累的愤怒使她不再爱你;实际上没有人爱你。冲突平衡的方法有两种:通过对冲动的防御或者放松防御以允许一些满足。

?

?? 2.自体心理学

??? 自体心理学的实质是每个人都渴望被欣赏(Kohut)。如果在我们的幼年时期,父母对我们给与热情的反应、赞扬和欣赏(镜映),我们会内化这种接纳,形成坚强和自信的性格。但某些时候,父母没有反应,或者很平淡,甚至是退缩的,那么我们对欣赏的渴望就会很麻木。我们长大成人后会压抑被关注的渴望,并在接受我们的对象面前爆发。幸运的孩子拥有一个欣赏自己的父母,他会感到很安全,勇于独立,能够去爱。不快乐的孩子没有爱的归属感,他会穷其一生渴望他或她没有被给与的关注。

3.客体关系理论。

??? 精神分析主要是研究个体和他们深层的动力(依恋的驱力和需要);家庭治疗是对社会关系的学习。两者之间的桥梁是客体关系理论。客体关系理论的实质其实很简单:我们同他人联系的基础是早期经验形成的期望,早期关系的结果是留下了内在客体(internal objects)――从经验和期望中建立起来的对自己和他人的心理图像。这些内化的客体形成了人格的核心――一个开放的系统,通过现在和过去的社会联系,发展和保持了它的身份。客体关系的内在世界同他们的现实世界是不一致的。它只是一个近似体,强烈受到早期客体图像、投射和认同的影响。这个内在世界逐渐成熟、发展,日渐变得整合,更接近现实。个体处理冲突和失败的内在能力是与客体关系内在世界的深度和成熟度相关的。对的信任和对他人的欣赏是建立在对内在好客体的爱的确认上的。

?

?

?

?

?

?

(六)认知行为家庭疗法

家庭症状被看做是习得的反应、无意识的获取和强化的结果。治疗一般是限定时间的和症状聚焦的。应用于家庭的行为方法是基于社会学习理论,行为时由于其结果而习得和维持的,同时可以通过改变其结果而发生变化。对于社会学习理论的一个必须补充是,ThibautKelley的社会交换理论,认为人们致力于使人际关系的“回报”最大化,同时使“代价”最小化。行为治疗师集中于改变问题行为的结果,这既是该方法的优点同样也有不足。通过出现的问题进行思考,行为学家已经足够发展出一系列有效的技术。而另一方面,行为只是个体的一部分,而表现出的问题的人又只是家庭中的一部分。如果未解决的冲突仍然让他们感到困惑,仅仅让他们作出改变是不够的。行为学家很少对整个家庭进行治疗。他们只注意目标行为所在的子系统。然而不幸的是,在治疗中不包括或考虑整个家庭可能造成不良后果。而且,如果改变不是涉及整个家庭,那么新行为不可能强化和维持下去。尽管存在这些不足,但行为家庭疗法为儿童问题和有问题的婚姻提供了有效的技术。

?

行为疗法的最大优点是坚持进行观察,并对其发生的改变进行测量。第二个进步是从减少或强化具体“标志”行为逐渐发展到教授一般的问题解决、认知和沟通技巧。第三个进步是具有标准化的干预方案,以应付个体和家庭特定和不断变化的需要代表人物是贝克,贝克是认知疗法的重要代表人之一,在他的理论中有几个重要的概念:共同感受,自动化思维及规则。共同感受指人们如何解决日常生活问题。包括从外界获出问题和假设,进行推理得出结论并加以验证等一系列过程。自动化思维是指模糊,跳跃的,自动化式的思维,推断及判断。规则是指个体在认识现实世界的过程中习得的认可的必须遵循的行为准则。个体依据他们评价过去,预期未来,并用他们来指导现在的行为。贝克认为如果个体不顾客观条件,过分按规则行事,会使其行为不能与现实环境相协调。从而导致情绪困扰和不适应的行为。综上所述,贝克认为如果个体不能正确使用共同感受这一工具来处理日常生活中的问题,或是对自己的自动化思维中的某些错误观念不能加以内省,或是过分按规则行事,无论那种情况,都会造成认知歪曲,产生不良的情绪和不适应的行为。

?

?

?

?

?

?

?

?

?

?四、常见的家庭治疗技术

(一)循环提问

这是家庭治疗中较常用的一种访谈技术,也被人称为“循环催眠”。就是同一个问题,轮流反复地请每一位参与治疗的家庭成员回答。问题可以是让他们表达对另一位家庭成员行为的观察,也可以是对另两个家庭成员关系的看法,还可以是两个家庭成员各自行为之间的关系。这种提问方式会在家庭内部制造差异,从而引发家庭成员对差异的比较和思考,具有较强的启发性和暗示性。可以运用于治疗初期对于家庭信息的收集阶段,也可以用于后期的反思领悟阶段。例如,“在孩子哭闹时,父亲通常的表现是什么?”“父母之间关于孩子康复训练的态度有什么差异?”等。

?

(二)差异提问

??? 这也是咨询中信息搜集的一种重要提问技术。指的是向各位家庭成员询问,家庭问题出现前后在时间、场合、人员等情境方面的差异。因为通常在家庭出现问题时,人们总是会很自然地将注意力都集中在症状上,关注到问题的消极面,而忽略了积极的方面。但事实上,症状的出现是有其时间、场合、人员等方面的条件的。差异提问就是要帮助来访家庭意识到问题发生所需要的条件情境,提醒他们看到问题积极地一面。也就是通常所说的“寻找例外”。然后再比较差异出现的条件,寻找问题出现的环境因素,根据比较结果为症状的消除创设或调整相应的环境。例如,“孩子有没有相对听话一点的时候?”“孩子对父亲的反抗情绪更重一些,还是对母亲的反抗情绪更重?”等。

???

(三)假设提问

??? 治疗师根据对家庭关系及背景的了解从不同角度对家庭的问题提出假设,而这种假设通常是指向过去。通过这种提问,治疗师能够为来访家庭展开另一扇门,提供看待问题、思考问题的多重角度。假设提问的内容大多是围绕家庭问题的明显症状,而家庭成员对此的反馈应该在咨询过程中不断得到验证或修订。运用假设提问一方面可以帮助治疗师理清症状与家庭成员关系之间的联系,另一方面也可以促进家庭成员换位思考。例如,“如果当时孩子没有去参加那个康复训练,那你们会做些什么?今天又会发展到什么地步?”“有没有设想过,要是从小开始父亲每天都能够有一小段时间与孩子相处或一起玩耍,那今天孩子对父亲的感情会有怎样的不同?”。

?

(四)前馈提问

??? 是一种指向未来的积极性假设提问。通过刺激家庭构想关于未来的人、事、行动计划等,引导家庭用积极健康的生活模式来替代原有的家庭结构。这种提问方式能够非常有效地帮助家庭制订改变计划,并且明确在条件具备的情况下该如何具体的一步一步执行才能使症状消除。同时这种提问也可以帮助家庭对一些诱发性情境有所预防。很多时候,家庭成员对前馈提问的回答能够成为“自我应验的语言”。例如,“如果孩子康复了,你们的生活会是怎样的?”“下一次如果孩子还是采取这种方式寻求满足,你们会采取一些什么方法应对?”,等等。

?

?

?

?

(五)家庭图谱

这是一种用来直观表现家庭内部成员之间关系的技术。可以将来访家庭希望解决的问题与家庭成员之间的关系通过图形线条的方式进行展示。家庭图谱通常是由治疗师和家庭一起完成的,应该是得到所有家庭成员认可的家庭内部组织关系图。如果家庭成员间对某些关系或问题存在差异,也可以邀请他们各自描绘家庭图谱,而图谱与图谱间的差异往往就是问题的核心。一般而言,家庭图谱可以包括以下这些信息,家庭成员之间的联系、亲近程度、重大转折(如出生、死亡、结婚、离婚等)、家庭的重要特质(如家庭的文化传统、宗教信仰、社会经济地位、种族、受教育情况等)。

(六)积极赋义

??? 是一种用来改变家庭看待事物的认知和观念的技术。积极赋义主要针对那些当前被家庭成员看做是消极的或破坏性的症状。治疗师通过与家庭成员一起对现象进行系统的重新描述,挖掘其积极的、发展的一面,放弃挑剔、指责的态度,以家庭目前的情境作为背景为现象重新赋予积极的含义。它的基本理念是虽然家庭的情境是客观的,但是它对于每个家庭成员的意义却是主观的,从不同的角度看待就会有不同的认知,从而形成不同的处事方式,而家庭的矛盾就是由于看待问题角度不同而产生了认知和观念上的差异。有时候一些中性或者负性的现象,由于某些的观念和态度,而被赋予了消极的意义成为家庭问题的重要症状,最为我们熟知的就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的典故。可见改变观念和态度是消除这类症状的重要方法之一。例如,缺乏言语系统的儿童的哭闹,就是他们表达自我不舒适的一个重要信号;儿子与父亲言语上的对抗,是其寻求与很少在家的父亲情感碰撞的一种方式。

?? ???????? ()消极赋义

??? 这是与积极赋义相反的一种技术。其基本理论基础与积极赋义相同,只是在操作时是对当前家庭成员看做是积极的行为进行分析和重新描述,结合目前的家庭情境,找出积极行为的消极面,对其进行重新的赋义。通常进行消极赋义的现象或行为是来访家庭容易忽视的,是他们自认为积极正确的,但治疗师通过分析与判断能够发现其在家庭问题中所起到的消极作用。此时就必须对来访家庭成员的认知进行调整。帮助他们意识到一些他们惯以为是好的东西,其实才是问题的症结。例如,父母对于儿童的过度保护,在父母看来是为了保护孩子,但实际上是对孩子可发展的潜能的限制;而另一个极端就是父母对于低幼年龄儿童的过度民主,在父母看来是让孩子自由的不受约束的发展,但实际上在儿童基本道德礼仪没有形成时很容易养成儿童专横跋扈的性格。

?

?

?

?

?

?